作者 主题: 《黑白外典:白之章》万彩无言歌  (阅读 1824 次)

副标题: 蕾缇西亚——外传PBP

离线 Dya

  • 霸者之灾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6612
  • 苹果币: 22
《黑白外典:白之章》万彩无言歌
« 于: 2014-12-02, 周二 02:02:46 »
“法王”,“咒中之咒”,“至尊魔法师”,一直以来,六大高塔的穷究魔道的贤者们都在追寻着那一道在塑世者与被凡世者之间画下鸿沟的法术,即‘真愿之术’,传说中创造诸神与世界规条的终极秘法。而对这道法术的探寻最后导向了两个结果,两种解读,也即是两条‘错误’的道路,但是错误并不意味着失败,若两条道路能够交错,或许奥法世界最大的奥秘便能被揭晓。

其一,为创绘之术,对物质世界的形塑之力。行使此伟力者能随心所欲地构筑出任何真实的物体,却不能造出可注入其间的灵魂。

其二,为驭世者之天命,其意志能够改变众生之命运的流向。身负此天赋者能够将任何可能只是化作定数,却无法自虚无之中诞生出有来。

——《关于‘真愿’之法的考究与重现》



对蕾缇西亚来说,生活中的很多事情只需要动动手。

另外一些事则连手都不必动。

虽然身为白色联盟的成员在学院中原本就能够享受特权,但是作为学院中万众瞩目的美女阶层,无论是上下课或者在学生食堂用餐都会有人争抢着为她寻求各种各样的便利。并且,无关乎本人的意志,自从在兰伯特·萨利安迪斯·维卡恩·凯托里克图兹的酒会上展露风姿后,各式各样的邀请函和情书就堆满了她的私人邮箱。

按照惯例和一些有类似遭遇的女性——例如宝钻姬茉瑞尔的帮助,其中大部分信件都被措辞婉转地退了回去,小部分被拿去烧掉,另外还有几份则经过了魔法去除处理后被送到了校警团——让我们祝这些在信封上施展低级魅惑咒语的家伙好运吧。

只是,其中有一封的信件却是相当难以拒绝的。

“同样作为‘创作者’,来一场友好的会面吧!——法丽娜·瑟音·安迪雷。”

隽秀而不失苍劲的字体让人想到萨西亚的‘书写术’和佐丹‘书法’的融合,不需要茉瑞尔那样的商才,蕾缇西亚也能通过自己对艺术品的审美看出它的价值。而究其寄信者,在学院之中既非教师也非学生,只是一名锻冶师,栖身学院之中,接受教师的委托定做各式武器,如果不是在人人都可能不凡的自由学院,这样的信件本来就显得莫名其妙。

不过这名叫做法丽娜的女性可不止于此,蕾缇西亚曾经听很多人谈论过她的事迹——她在某种层面上和自己颇为想像。甚至其所拥有的被称呼为‘火源引导者’的能力也颇接近自己的‘创绘’之力。诚然,法丽娜的能力必须与另外一人配合方可施展——用她自己的说法就是‘借你心中之火,锻冶独一无二之兵刃。’,所能创造的也只是武器。但蕾缇西亚曾经见过一次法丽娜的作品,其颜色之美,甚至具有生命之上的丰富,即使自己使用‘净色’绘出的作品也无法与之相比。

简而言之,法丽娜虽然不通晓创绘之艺,却能够创造出具有灵魂的生命。在明确了这份认知之后不久,蕾缇西亚来到了这位锻冶师的宿舍,这还是她进入学院之后首次赴邀。出乎访客的意料之外,法丽娜的住所并不像是锻造师的工房,反倒像是一位学者的书房,三排书架上装着近千本典籍,桌上也摆放着记载各地传说的羊皮纸。除此之外,主人似乎还是一位合格的植物收藏家,从天顶上悬吊下来的香草盆栽与花篮,许多即使是蕾缇西亚也是初次见闻。

“没想到你来得这么快呢,真是荣幸。”

放下手中的书本,如此言道的女性声线略带沙哑,低沉而别富韵味。她的肌肤是健康的小麦色,银色的单马尾给人严肃的印象,灰色的眼眸则明亮的让人很难与之对视。不过,蕾缇西亚能够感受到她本质上是一位温柔的女性,并且比许多在他人眼前造作伪装的贵族女性更具有涵养。

“要喝什么?这里有佐丹的云茶哦,啊,咖啡的话也有,还有辣可可和金莓汁……嗯,你的年纪,也不能喝酒吧?”

在一番张罗后,法丽娜修长的手指轻轻将杯子放在蕾缇西亚的面前,坐在了少女的对面。虽然蕾缇西亚的美貌在学院内颇有声望,成熟的女性也并未逊色太多,而在身材上似乎少女仍有成长的空间。法丽娜不仅仅有着窈窕的身段,身高也比蕾缇西亚高出不少,足以低下头温柔地俯视着少女。

“好久不见……啊,这样说你会觉得奇怪吧?”法丽娜微微一笑:“初次见面,突然邀你来访多有唐突,你们的学业和联盟事务恐怕也很繁忙,我就长话短说吧。”

“蕾缇西亚,我对你的能力很有兴趣,可以请你让我见识一次吗?”
我先放个卷轴在这里,上面记载的咒语足以解决你们生活与跑团中遇到的大部分困境: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

线上 LeeWings

  • 偶像
  • ****
  • 帖子数: 897
  • 苹果币: 4
Re: 《黑白外典:白之章》万彩无言歌
« 回帖 #1 于: 2014-12-08, 周一 17:17:02 »
自由舰士学院,实在是一个比蕾缇西亚想象中好得多的地方。

至少,她的‘色识’中已经很久未曾像现在这样填满代表温柔的色彩了。

尽管经由玛格丽特小姐的助手、笑容中透出温暖桔黄色的卡莉安介绍,与那位稍微有点爱面子的苍宝石色贵人完成了交易,入手了不虞花费的金钱。但从未真正经手过金钱的蕾缇西亚,最后还是不得不依靠卡莉安等几位仅有一面之缘的同学,才得以安顿下来。

原本,她身为蕾缇西亚·布兰榭的人生就只局限于画室之内、以及舞池之中。所谓的日常,只是【在适当的时候点头、摇头或者露出微笑】,还有【看到来信之前就在由专人撰写妥帖的回信上签名】这样的事情。像是“如何避免在自己身边引发骚动”、“情书的正确处理法”之类的豆知识,并不存在于她累积了十数年份的记忆中。

“……即使在真正的深闺大小姐当中,这也算是‘出类拔萃’的了。”

在凑巧目睹她呆立在信箱前、面对一地信件手足无措的模样时,宝钻姬对随行的某人如此评论道。至于她所伸出的援手到底是出于一时的同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创绘”的持有者蕾缇西亚才不致错过那封信。
引用
“同样作为‘创作者’,来一场友好的会面吧!——法丽娜·瑟音·安迪雷。”
凛冽的刃银。
高雅的玉色。
以及生命与火焰之赤。

那是初次见面的法丽娜在蕾缇西亚的“色识”上所生成的‘相’。

自从听说了有关这位锻冶师的传闻之后,年轻的创绘者就一直想见对方一面了。
如果是借他人心火赋予金铁灵魂的火源引导者,那么说不定能够解答自己的疑惑,为自己拭去心头的迷惘。

想到这里,她就觉得连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明明知道对方是位温柔的人,但要将自己的过去——哪怕只是一部分——和他人分享、向他人述说,就感到一阵抑制不住的紧张和些许的恐惧。
引用
“好久不见……啊,这样说你会觉得奇怪吧?”
对方好像说了什么,啊……不能这样,不能这样,要冷静……

蕾缇西亚局促地吸着气,抚着胸口轻轻地呼吸着,并为自己的失态而向银发的女子露出歉意的微笑——那笑容太过剔透,令人联想到美丽却易碎的琉璃器。
引用
“蕾缇西亚,我对你的能力很有兴趣,可以请你让我见识一次吗?”
“在久负盛名的‘火源引导者’面前,感到荣幸的应当是我才对……”

轻轻点头,取回冷静的头脑驱使着嘴唇和喉咙,得体地应对着。
自袖口露出的指尖碰触从不离身的画具,精神于瞬间改换为【作画】的形态。
画笔描绘出奶白色的浅盘,其所承载之物松软而令人食指大动的轮廓,以及弥漫开来的、不带甜腻感的上品香气。

在转眼之间,两人份的栗子蛋糕以刚出炉的状态自画布上浮现出来。
« 上次编辑: 2014-12-08, 周一 20:23:51 由 LeeWings »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